要把工作重心放在统一协调上

2021-06-23 09:43

90多年来,两位创始人确立的安全原则,在过去让沃尔沃汽车发明了人类汽车发展史上超过一半的汽车安全科技,挽救了上百万人的生命。面向未来,所有技术创新均以安全为出发点的沃尔沃汽车,将加速智能汽车的到来,最终实现:到2020年,没有人因乘坐新款沃尔沃汽车而发生严重伤亡事故。

沃尔沃汽车与吉利的合作还在不断深化。除合作研发cma基础模块架构,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至于智能汽车实现的时间表,汉肯·塞缪尔森充满自信的指出,“我们相信2021年是一个比较合理的时间,我们将在2021年提供sae第4级高度自动驾驶车型量产车,并且提供给中国消费者,因为我们是一个全球性公司。”

这无疑需要大量的时间、人力、资金投入,沃尔沃汽车每年研发费用高达100亿瑞典克朗。汉肯·塞缪尔森认为,“对沃尔沃汽车来说,安全永远最重要的,在生命和安全前面,盈利目标不值一提。沃尔沃汽车会一直秉承安全dna,只有经过事实验证的技术,只有经过各种安全测试的零部件,最终确保完全安全,才能够投入使用。”

如今,中国不但是沃尔沃汽车的第二本土市场,也是全球最大的单一市场,2017年在华销量达到114410辆,增速领涨全球。而且与其他品牌所谓国产化不同,沃尔沃汽车在华制造基地所生产的车型,如s90、全新xc60等,不仅满足本土市场需求,还供应美国和欧洲等全球主要市场。

双方还成立技术合资公司以及入股领克,沃尔沃汽车持有领克汽车30%的股份。汉肯·塞缪尔森表示,“领克,是生于中国、面向世界的品牌。我们与领克共用平台,并且将在路桥工厂、根特工厂生产领克汽车,同时提供服务上、物流上、全球市场开拓层面的支持。”

汉肯·塞缪尔森表示,这些志愿家庭将提供高价值的来自真实道路真实场景的测试数据,使沃尔沃汽车的工程师能够对其实际用车场景,包括驾车上班、送孩子上学或者购买日用品等等各种情况进行全方位的监测。

正是这种全新的管理结构,让沃尔沃汽车成为一个独立的公司,并且顺利进入全球复兴第二阶段。而且,这也是对品牌价值的保护。汉肯·塞缪尔森说到,“我们为自己‘中国人拥有的全球豪华汽车品牌’的身份感到高兴。而且,没有李书福董事长的帮助,沃尔沃汽车不可能这么快速、成功地融入全球最大市场”。

近期的几起交通事故,让安全成为智能汽车领域的焦点。在汉肯·塞缪尔森看来,事故是不幸的,我们必须从失败当中吸取教训,“我们要用更好的技术避免此类事故的发生,而发展自动驾驶的初衷就是为了减少交通事故的发生率。研究表明,90%的交通事故是人为失误造成的,如果自动驾驶车辆在道路上形成一定规模,70%的交通事故可以避免。”

但要实现这个目标,汉肯·塞缪尔森认为,中国汽车行业必须更加专注,尤其对智能汽车研发人才的培养。调查显示,在中国只有约2万名智能汽车研发人员。在美国,仅在汽车行业就有约6万人在自动驾驶领域工作,而且还在通过传帮带快速增加。

汉肯·塞缪尔森指出,沃尔沃汽车对自动驾驶路径有非常清晰的规划,“我们以前发展sae第2级部分自动驾驶汽车,因为这个阶段的自动驾驶汽车只是辅助,人类驾驶员负有全部的责任。我们正直接演进到sae第4级高度自动驾驶汽车,因为这种情况下,车辆承担全部责任。”

对此,汉肯·塞缪尔森认为,“沃尔沃汽车是一家开放的公司,不能所有的事情都自己做,要选择最优秀的合作伙伴。我们尊重并构建了遍布全球的合作伙伴体系。比如,我们与奥托立夫成立合资公司zenuity,开发自动驾驶软件;我们与谷歌共同开发下一代车载互联系统。”这种平等型、学习型的合作伙伴关系,将加速智能汽车的到来。

与预想中的竞争关系不同,互联网企业和传统车企呈现“联姻”趋势。作为自动驾驶、电气化、智能互联、共享出行等未来出行前瞻技术全球引领者,沃尔沃汽车就相继与谷歌、苹果、英伟达、奥托立夫、优步等达成战略合作。出席会议的沃尔沃汽车集团全球高级副总裁,亚太区总裁兼ceo袁小林认为,沃尔沃汽车选择的合作伙伴,都是具有未来指向型的新型公司。

2018年1月5日,国家发改委重申中国到2035年发展成为智能网联汽车“全球大国”的战略规划。截至目前,北京、上海、重庆相继发布智能汽车道路测试试行办法。对此,浙江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及沃尔沃汽车集团董事长李书福认为,美国在2014年已经允许sae第5级完全自动驾驶汽车上路测试,中国面临4年的“时差”,需要奋起直追。

2017年底,沃尔沃汽车启动了全球首个普通用户自动驾驶道路测试项目drive

目前在自动驾驶领域有两条技术发展路径,一条是由汽车厂商如沃尔沃主导的、致力于首先实现第4级高度自动驾驶的道路;另一条是由互联网科技企业主导的、致力于直接实现第5级无人驾驶的道路。

对于中国能否能成为智能汽车全球大国,汉肯·塞缪尔森充满信心,“我认为,中国有可能取得领先,因为中国拥有强大的汽车工业和庞大的汽车市场。如果中国没有成为智能汽车的重要角色,才是意外。中国在电子商务领域取得全球标杆地位,提供了先例。”

何为智能汽车?据国家发改委2017年底发布的《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征求意见稿)给出的定义,“智能汽车,是由单纯交通运输工具逐步向智能移动空间转变的新一代汽车,通常也被称为智能网联汽车、自动驾驶汽车、无人驾驶汽车”。

另一方面,在智能汽车政策法规层面。汉肯·塞缪尔森建议,中国的汽车决策层,要把工作重心放在统一协调上,而不是把权责分拆到太多不同的机构和部门。推动各个部门之间的合作,打造公平竞争的平台,创造一个更好的条件,促进技术发展。这可能是中国占据先机的方法。

对于政策法规和技术发展之间的关系,汉肯·塞缪尔森认为,政策法规和技术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关系。“我们建议法律在初始阶段有一些指导性的原则,给到厂家指导。当科技发展的时候,法规的制定要和科技的发展进行密切联系和互动,并听取科技创新者的声音,这样政府就可以不断完善法律法规,最终能够支持科技的发展。”

自2010年被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收购以来,沃尔沃汽车和吉利取得双赢的战略成果,因此被众多商学院写进课程作为经典成功案例。对此,汉肯·塞缪尔森表示,“作为成功的企业家,李书福董事长充满激情,具有全球视野和思维,财务支持外,他帮助沃尔沃汽车打造了运转良好的领导和监管系统,这才有了沃尔沃汽车的今天。”

自1927年以来,沃尔沃汽车一直秉承“以人为尊”品牌战略。汉肯·塞缪尔森说到,安全比舒适更重要,而且是第一位的,更是底线。沃尔沃汽车非常注重人在自动驾驶过程中的感受,一直在深入研究人和车的互动,包括在突发情况发生时,如何由自动驾驶切换到人工驾驶的过程,以及人的反应能力,从而让自动驾驶汽车更安全。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免责声明:

对于智能汽车和自动驾驶的异同,汉肯·塞缪尔森认为,其实两者是互相迭代、互相融合的技术,关系非常密切。比如一辆自动驾驶汽车往往需要网联功能,去侦测路上的驾驶行为以及一两公里外的路况,这也说明了为什么有网联功能的车,会被用在自动驾驶测试上。

me。两个志愿家庭在瑞典哥德堡的公共道路上对沃尔沃自动驾驶汽车开展测试。未来四年,预计将总共有100人参与该项目。